Ankara istanbul ve izmir civarinda evden eve nakliyat firmalari icin dogru yerdesiniz.Hemen ziyaret ediniz. Nakliyat platformu nakliyat

当前位置:院情总览 >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我校金文伟获全国援外医疗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受习近平亲切接见
发布时间:2013/11/06 发布者:admin 资料来源:医学院 浏览次数:1853

 

    为纪念我国援非医疗队派遣工作50周年,进一步弘扬中国医疗队“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援外精神,日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卫生援外工作暨援外医疗队派遣50周年会议,表彰了一批全国援外医疗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我校附属医院放射科医生金文伟因工作突出、表现优异,被授予全国援外医疗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成为浙江省获此殊荣的三人之一,并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和刘延东副总理的亲切接见。
  作为一名普通的医务工作者,金文伟医生四次参加援非工作,两次担任医疗队队长。在8年的援外工作期间,在气候炎热、疾病肆虐、药械缺乏,甚至援助国政局动荡的艰苦环境中,他始终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带领全体队员克服工作、生活上的种种困难,创造条件救治大量急危重的当地患者,出色地完成了援外医疗任务,赢得当地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赞誉,并曾四次获得中非共和国总统颁发的荣誉勋章,为党和国家争了光。
  据悉,50年来,我校附属医院始终把援外医疗工作当成是执行国家外交路线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来完成,积极承担派遣任务,先后选派了近30名优秀专家以公派人员和援非志愿者身份前往马里、中非、埃塞俄比亚执行援外医疗任务,他们不辱使命、忠于职守、救死扶伤、无私奉献,树立了中国医生的良好形象。

 
附:杭州日报头版“如果生命只开一次花”

   “中非,我从没想到,这个陌生而遥远的国家,有一天会和我息息相关。2000年8月,我的丈夫金文伟,第一次随浙江省援中非医疗队出国。”在谈到丈夫援中非医疗经历时,妻子章女士说,“那一年,儿子刚上初中。等到去年9月丈夫结束第四次援医任务回家时,儿子已经硕士研究生毕业了,文伟自己也老了,但他用双手治愈了无数异国他乡的病人。”
   金文伟,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杭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放射科的主任医师。8年里,他两次担任医疗队长,经历四场战争。最开始的四年里,他从未回过家。联系靠什么?最快的方式,是大使馆人员回国时把家书带到北京,然后转寄回杭。
   今年是全国援外医疗队派遣50周年。本月中旬,全国卫生援外工作暨援外医疗队派遣50周年会在北京召开,金文伟被表彰为全国援外先进个人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接见。
  信赖的眼神
  突然就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

  “身处天堂杭州的人,无法想象中非的医疗环境。”金文伟把自己拉回当年。
  “我们在中非首都班吉的友谊医院,还是国家级的医院,药品奇缺,全麻病人手术供氧都成问题,来看病的患者往往病情很严重,许多人常常是身无分文。”
  “我以为在中非最痛苦的事是思念家人,其实到了那种状况下,还真不是。最痛苦的莫过于面对缺医少药的窘状,眼睁睁看着生命流逝。如果在国内,完全可以救命啊!”他摇着头,“人哪能胜天呢?再怎么拼了命想去做好,还是无力回天的时候多。”
  一般援非两年一期,你为什么第一次就是一留四年,后来还反复“进宫”?他这样回答:“身处那种难以想像的环境,慢慢的,你就有了一种使命感。当看到那么贫困的人,用那种全然信赖的眼神求助于你,你突然就感受了自己的价值所在。这世上,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可对他们来说,仿佛真不能缺了你。第一次援助四年,我回国前,太多人来挽留,‘请你一定要回来!’我应了,就得回去。”
  所以,金文伟才会那样投入吧。去了中非,他不仅自学法语,克服沟通难,还自学了B超等专业之外的医疗技术。有一则故事成了当地传奇:说是有一天来了一位高烧不退、奄奄一息的病人,辗转班吉数家医院都诊断不出病情。他们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找到中国医疗队,金文伟给他做了B超检查,发现一个巨大的肝脓肿。在外科医生的协助下,金文伟亲自为他做了肝穿刺,第二天病人就好转了。他的“介入治疗”震动了整个班吉医疗界。
  当地医生说:“放射科大夫变成了外科医生,太神了。”
  战争和艾滋
  绝不似诉说时的平静

  听一个见惯生死的大夫说战争,还真是平静。
  金文伟说,“战争期间,常会听着子弹穿过树叶的声音,有时击碎了食堂的玻璃、有时掉在我们院子里、有时流弹打中了面包车,上面弹孔累累。有时觉得,咦?今天怎么那么安静,没声音了,是打完仗了吗?第二天,这些声音又出来了。”
  说到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外面有人突然翻墙冲进医疗队驻地,用枪托猛烈撞击着大门,他和队员熄灭灯屏着呼吸,手里拿着锄头、铁耙,做好了拼命的准备。“敲了半个多小时吧,那人竟然走了,运气真好。”
  还有一次,是金文伟队里的小轿车开在路上,迎面碰上了武装分子,不仅把人赶下车,还把车抢了。“车子无所谓,最可惜的是队员们托大使馆送回家的一摞信,都一起抢了。家书抵万金啊。”
  当所有外国专家组都撤回时,中国专家组没有撤;当全体中国专家组都撤到大使馆时,医疗队没有撤;当全体女队员搬到大使馆时,金文伟和几位男队员没有撤。原外交部副部长杨文昌表扬他们:为祖国守住了阵地,为两国外交关系作出了贡献。
  和战争一样劳其筋骨的,还有疾病。疟疾是“常客”,“一般半年发作一次吧,这病也没办法免疫,得了还要得,打摆子、坐不住。”金文伟说,“不过最怕的,还是艾滋。”
  这片土地上,五分之一的人群是艾滋病毒携带者。一回,女队员项医生为艾滋病携带者的病人抽血,病人怕痛挣扎,针头误插入自己手臂。三个月抗体检测期,简直就是煎熬。“她和我说,如果真得了这病,这辈子就留在中非了,把剩下的时间用来救人算了。”
  “握手,和他们交谈都不会在意,给孕妇接生的羊水、给病人抽的血液,给病人开刀时,还是会特别小心。有一次,队员沈医生在给艾滋病人手术时,血液溅到眼里,大家紧张极了。”他说得坦诚,“我们16个队员,是一家人,谁都不能出事啊。”
  回了国,援非的队员常聚聚,说起这段战友情谊,金文伟掩不住地开心,“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友情啊,真是不一样。在那样极端的环境下,没有是非、没有纠葛,人性中伟大善意的一面都被激发出来了,特别美好纯良。感谢每一位好队员,他们是我人生中一笔巨大的财富。”
  种菜与打球
  填补医疗队员思念的春秋

  8年,队长金文伟和一拨拨的队友们在中非,拾掇起一个其他援助队都特别羡慕的“家”。
  2010年,妻子第一次到中非探亲,看看金文伟在外面的这个“家”。“我想亲眼看看让文伟产生深厚感情的这片热土是什么样子的。从飞机上俯瞰,红色的泥土、绿色的植被,真美。生活中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到处都是尘土飞扬,首都只有两三条马路,还经常停水、停电,异常艰苦。我看到文伟和当地的艾滋病患者握手、寒暄,是那么自然。我来到他们每个月巡回义诊的比萨市,学着他们的样子,给原始部落送去盐、火柴和风油精,当地人簇拥着我们,笑容如此淳朴。我们还被中非总理邀请共进晚餐,总统还授予文伟最高荣誉‘共和国总统勋章’……亲身感受这一切,我觉得,文伟和他的队员们,就是中国的白求恩。”说到丈夫在中非所做的一切,妻子一脸的骄傲。
  在医疗队驻地的院子里,左边平整出一块篮球场,右边是块菜地,当地蔬菜少,金文伟就带着大家开垦种菜。队友们都说,“金队长种菜像绣花,泥土捻得像面粉一样细。”这些拿手术刀、钻研医术的秀才们,居然无师自通,不仅蔬菜种得有模有样,还腌制了雪菜、萝卜干、酸菜……
  渐渐地,医疗队添置和改建了乒乓球室、台球房……每到周六,是医疗队最热闹的一天,各个专家组的体育爱好者汇集在一起,用汗水和笑容迎来了一个个冬去春来的日子,填补了思念家乡的寂寞。
  采访金文伟是在周六,他值班的空隙。周六的市二医院,病人很多。问他回国后适应吗?他笑笑:“专业上有所退步了,那里没有核磁共振、CT,回来得好好恶补啊。”
  工作之余,他一有时间就在中风卧病的母亲床前尽尽孝,和熟悉又陌生的儿子拉拉家长里短,前段时间还陪父亲做了一场大手术。“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到头来,平平淡淡总是真。”
  朋友摘抄了一首诗送给金文伟:“如果生命只开一次花,那么,天堂的圣水就留给别人吧。我只用尘土洗净生命,交给世界。”(记者 李稹)